主页 > Y艺生活 >「流浪摄」新界东北大草原 >

「流浪摄」新界东北大草原

2020-06-11 热度710
阅读480

日落时份,来到东北乡间走一转,发现到处仍保留着残旧瓦顶屋,又有一些农田和山坟,虽然亦有不少新式平房,但村内依然宁静简约,出入的村民都友善可亲,被问路时笑面迎人,如此种种的古朴环境和人情味道,在这个过度发展的城市,实在珍贵罕有。

香港大草原 Grass Land of Hong Kong (HD 1920)

 

 

 

001 广阔草原上的日落

 

002 残旧瓦顶屋

 

沿柏油路向荒癈田野走去,经过坟墓前的避雨亭,头上树木参天,满目林荫蔽日,好像是护村的风水林,再往前走可看到深圳的摩天大楼露出塔尖,似乎遥遥觊觎着这片平静的土壤。

 

003荒田与风水林

 

004 近看白茅有点像禾穗

 

005纵横交错的阡陌

 

面前被火烧焦了的山头,安置着一个个排列整齐的灵位,没有给人可怕感觉,反而让人想起乡情旧事。忽然左边有些耀眼的东西闪闪生辉,展目是一大片金黄的芒草,就像大东山上的禾穗,近看一点却发现不是芒草,而是一列列的白茅草,即是可煮凉茶的茅根,铺天盖地把整个山谷都填满,幅员之广足有十个大球场,纵横交错的阡陌上,小草随风摇曳,有如海上波浪翻腾不断,当斜阳徐徐下降,慷慨地把草坡添上一件金衣,又把天空云彩染得通红,此时此刻的绚丽情景,令人毕生难忘。

 

006 绚烂的云彩

 

007 用航拍飞机才可鸟瞰田野

 

008 暮色下的荒凉梯田

 

回家后查看东北发展地图,静默了一会,原来这个广阔的草场,已被纳入发展範围,意味着当中的每一棵树、每一根草、每一朵花,将被推土机夷为平地,埋葬在豪宅华庭的地基里土。

 

009 地上的蚂蚁土堆

 

010 重拍下的白茅草

 

 

镜头只能让影像留在记忆,现实世界却把旧事旧物清洗抹掉,好像从没存在过。

我们的香港,还剩多少个大草原?

 

011 镜头让影像留在记忆

 

012 田野上的闪耀金星

使用器材:

Nikon D800E + Nikon 16-35mm, 

Nikon DF + Nikon 24-120mm, 

 Nikon D5500 + Nikon DX 12-24mm,

 Manfrotto Befree Carbon Tripod, 

 Gitzo Traveler Carbon Tripod, 

 Gitzo Mountaineer Carbon Tripod ; 

 Nisi GND1.2 Glass Filter, 

 Nisi RGND0.9 Glass Filter,

 Phantom 2 Vision +


流浪摄简介:

流浪摄是联C兄,露伊和Tony组成的山野摄影组合,致力拍摄香港郊野风光,发掘本土幽山美地,流浪摄一直广受注目,曾接受各大电视电台和报章杂誌等访问多达五十次。近年成立了「流浪教室」教授摄影,同时也是Nikon School 客席导师和新假期专栏作家,推动本地山野摄影不遗余力。

流浪摄专页:

流浪摄网誌:

流浪摄联络:

wanderingphotographyhk@gmail.com

欢迎分享文字和相片,敬请标明出处。

Copyright©版权属于流浪摄所有。

精选推荐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新濠天地588|关注民生新闻|获得消费经验|网站地图 tyc申博sunbet官网 申博平台注册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