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最全面最及 >《扁与贬的伤痛》 >

《扁与贬的伤痛》

2020-06-10 热度848
阅读721

雅幸出生在一个很「正常」的家庭,父亲是中学老师,母亲是幼稚园老师。这看似再正常不过的家庭,却有着不平静的生活。
几乎在家的时刻,雅幸的父母就有大大小小的争吵,很难宁静。他们两个谁也不服谁,对什幺事物的看法都相左,包括对雅幸的行为要求及教养理念。
虽然,父母都是所谓的教育专业人员,但是,雅幸的父母,回到家中,大部分的时候都是精疲力尽,对很多事情都不具耐心。雅幸从很小开始,就常常被要求「不要当小孩」。妈妈最常跟她说的话是:「懂事点」、「再任性试试看」。爸爸最常跟雅幸说的话是:「不要哭,再哭,就打下去」,或是「再吵,你就完蛋了」。       雅幸出生在一个很「正常」的家庭,父亲是中学老师,母亲是幼稚园老师。这看似再正常不过的家庭,却有着不平静的生活。
几乎在家的时刻,雅幸的父母就有大大小小的争吵,很难宁静。他们两个谁也不服谁,对什幺事物的看法都相左,包括对雅幸的行为要求及教养理念。

       虽然,父母都是所谓的教育专业人员,但是,雅幸的父母,回到家中,大部分的时候都是精疲力尽,对很多事情都不具耐心。雅幸从很小开始,就常常被要求「不要当小孩」。妈妈最常跟她说的话是:「懂事点」、「再任性试试看」。爸爸最常跟雅幸说的话是:「不要哭,再哭,就打下去」,或是「再吵,你就完蛋了」。

       雅幸从很小开始,就羡慕外面的孩子,总是被他们的父母充满耐心、慈爱、温和的对待。可是,她的经验不是如此,她的父母对她,常是咆哮、辱骂,甚至有时候,他们的脾气突然间控制不住,就会朝她丢东西。
最严重的一次,是她回答爸爸的一句问话,不得爸爸的满意,爸爸突然冲向她,左右赏她耳光,还抓着她的头直接撞墙。

      而妈妈,始终对她表现出不满意的反应。从面貌长得较像爸爸开始,妈妈常说她丑,以后大概嫁不出去。又说她笨,功课始终吊车尾,怎幺补习也没用。妈妈总是感叹的说:「好歹我们在社会上还受人尊敬,也算优秀,不懂怎幺会生出你这幺低品质的小孩?」
雅幸隐约中觉得,父母之间互看不顺眼,都拿管教她来出气,来显示他们自己的权力,看谁较能握有孩子的管教权。
雅幸在这个家很孤单,因为除了成为父母亲的武器,用来羞辱及攻击对方之外,她感觉不到自己生命存在的价值及意义。

      父母两个人,都要人的尊敬,人的称许,人的重视。即使回到家中,也仍以老师身分自居,常常对着雅幸说道理、说规矩。雅幸很早就放弃了,她知道,生在这个家中,她永远不会有自己的爸爸、妈妈,只有「某老师」和「某老师」。
在巨大「老师的小孩」阴影笼罩下,雅幸觉得自己恐怕做什幺都不会成功,就连她的爸爸常说的:「不要让我丢脸。」好像都无法办到,她始终觉得,自己一直在让她的父母丢脸,自己是父母的耻辱。

      她曾经问过妈妈:「为什幺你们生了我,却不爱我?」
她得到的回答是:「你应该检讨自己有什幺好值得被喜欢?被爱?」
于是,「是我自己不好,如果我够好,我的爸妈怎幺会不爱我呢?」雅幸总是这样告诉自己。

       关于证明自己是被爱的孩子,她想也不敢想,她相信不管自己怎幺做、怎幺努力,结果都是一样的;她注定会失败,她注定会被失望,她注定看不到父母因为有她这个孩子而满意、开心的笑容。

      对孩子来说,父母是一生中「最重要,也最特别」的人,他与他们的生命紧密连结。然而,当这一份特别且重要的关係,是不断的告诉孩子,他的生命很糟糕,不值得被爱,很差劲,一无是处,这等于是重複的践踏孩子的自尊,也在孩子的心灵,不停赏巴掌。
对孩子来说,如果连生他的父母都不爱他,又如何能去期待其他人会爱他。这世界,在孩子的知觉中,将是一个厌恶他的世界。
「恐惧」成为孩子最无法摆脱的「情绪困扰」

书名:为什幺不爱我:疗癒无爱童年的伤痛
作者:苏绚慧

《扁与贬的伤痛》

来源:

华人阅读社群粉丝团

华人阅读社群官网


精选推荐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新濠天地588|关注民生新闻|获得消费经验|网站地图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环亚苹果手机app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pokerstars安卓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