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最全面最及 >哈佛认知科学与语言学理论归纳出的六大写作建议! >

哈佛认知科学与语言学理论归纳出的六大写作建议!

2020-06-25 热度245
阅读492

哈佛认知科学与语言学理论归纳出的六大写作建议!

如果你有志写作,你一定希望自己能找到写出好作品的方法。问题是,真的有一套所谓的方法,能让自己往好作家之路迈进吗?根据专栏作家巴克(Eric Barker)的说法,这个问题的答案不但是肯定的,还有哈佛认知科学与语言学家的认证!

巴克长期在专栏与部落格撰写以科学及专家意见为根据的生活类文章,他在自己的部落格「Barking Up The Wrong Tree」中写有一篇《如何成为更好的作家》,这篇文章也刊登在《时代杂誌》,内容以哈佛的认知科学与语言学专家平克(Steven Pinker)所撰的《The Sense of Style: The Thinking Person’s Guide to Writing in the 21st Century》为根据,归纳出六大重点。检要摘译整理如下:

巴克认为,让读者「看见」是个不错的开始,能让文字产生大大不同。

他举平克的论点:
「我们灵长类,三分之一的大脑都专门作用于视觉,其中一大部分需要依赖触摸、聆听、动作和空间。人如果要从『我觉得我懂』前进到『我懂』,就必须看到画面,并感觉到动作。许多实验都显示,如果文字以具体的语言表达,读者脑中就能形成视觉影像,对于理解与记忆文字大有帮助…」

此外,还要试着与读者对话。巴克认为人们普遍的问题就是喜欢掉书袋,让自己看起来聪明一点。然而研究显示,让脑袋较能够运转的事物,比起需要耗点功夫理解的事物,更能让人信服。

他再以平克为例论证:

「那些认定作家与读者之间应该平等的经典作家,都能够让读者觉得自己是天才。反之糟糕的写作则会让读者觉得自己是笨蛋。…想像你正在和一个理解能力与自己差不多的读者对话,不过刚好你知道某件他不知道的事。你用引导的方式,让这位读者以自己的双眼看见这件他不曾注意到的事…这是一种读者与作者之间的对称;一种彼此对话的、平起平坐的风格;一种能让事物产生画面并具体化的判断力;更是一种令人振奋的方法,因为你让读者知道世上的事物是能够自己去看见的,而不是聚焦在人们必须钻研过才能理解的事物上。」

巴克引述平克的理论说明,人有假定别人都知道自己理解的事的倾向,而这会坏了文字作品:

「…认知科学有另一部分在讨论的现象与此极度相关,这个现象叫做『知识的诅咒』。意思是,针对某件我们已经知道的事情,我们其实已经无法再去想像不知道这件事时是什幺感觉…人们都会认为他们认识的字句就是常识,认为他们知道的事情都早已经被世人所知…但是作者必须不停去思考读者可能不知道些什幺。」

那幺,避免这个问题的最佳做法是什幺呢?巴克的建议很简单,就是找个人来测试阅读一下,看他是否看得懂,或是「给自己找个编辑吧(就算是找自己的朋友老王来读读也可以)。」

关于这一点,巴克则摘了平克的这一段说明:

「读者总是必须自己填补背景、读懂句子之间的空白、编织蛛丝马迹。意思是说,他们必须运用自己得到的背景知识来理解读不懂的文本。如果他们不知道自己手边的背景知识有哪些可以运用,那任何段落都是粗略难懂的,也就无法理解。所以记者常说『不要隐瞒重点』。原则上,作家必须清楚让读者知道段落的主题和重点是什幺。也就是说,作家必须知道自己要说什幺,并且确实有话可说。」

换句话说,巴克认为,把重点说明白、话说清楚才是最重要的,读者在阅读的时候必须知道作家将把他带往何方,才有动力继续读下去,如果写作者觉得这会毁了悬疑性,「那我再说一次,别想着卖弄聪明,把话说清楚才对。」巴克说。

巴克说,字典不是规则手册;字典只能顺应语言,无法领导语言。以平克的话来说:

「说到正确的文法,其实当中没有任何一条是不可动摇的,毕竟这间疯人院是疯子管的(the lunatics are running the asylum,这里指字典里的字本身才是必须受检视的)。字典的编辑都必须大量阅读,在这幺多作家写的这幺多文本中睁大眼睛搜寻新字词和新用法,然后再根据他所读到的内容来新增或变更定义。」

但是巴克并不否定文法的重要性,文法当然会让写作成品更好,而且要成为好作家,也得先知道规则,才能打破规则:「文法没有法院;没有规则委员会。这不像大联盟有规则委员会一样,订出来的规则就是规则。语言并不是这样运作的。世上有成千上百万的英语使用者,他们还在不断地为英语增添新词彙;他们还在不断地改变意义的细微之处。」巴克说。

他以詹姆士‧布朗(James Brown)的经典歌曲为例,「你想住在一个詹姆士.布朗必须被迫把〈I Feel Good〉改唱成〈I Feel Well〉的世界吗?我才不要。」

很多好作家根本压根儿就没读过什幺教你写出好作品的书,那幺他们都怎幺学写作的?巴克说,最好的方就是阅读。

他举平克的论点:

「除非你花大量时间浸淫在文本中,让自己泡在大量的方言、文法结构、演说与妙言佳句的名人,尽一切可能发展写作的意识,否则我不觉得你能成为好作家。当一个作家,需要能咀嚼与翻转好的文章,因为这样才能让你心生嚮往,并且对各式各样的事物足够敏感到化作好的句子,而这些句子可不是别人能一个字一个字拼给你听的。」

「成为好作家不是说你能马上就想出好的文字,而是说你会花更多时间琢磨文字。」巴克说。

这样的论点当然也有平克的支持:

「很多关于写出好文章的建议,其实都在于校订,因为很少人能够在推断出一个论点的同时,还能写成一篇表达清晰的文章。大部分作家都必须经历两个步骤,才能完成这件事,而且在作家写下一个想法之后,接着就必须精炼与润饰文字。作家脑中冒出想法的顺序,与读者最容易理解这些想法的顺序,很难能够同步。而且,好的文字通常需要校订,并重整你写下的顺序,如此读者才容易读懂。」

非常推荐继续阅读文本,看更详细的说明与论证:How to Be a Better Writer: 6 Tips From Harvard’s Steven Pinker。

精选推荐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新濠天地588|关注民生新闻|获得消费经验|网站地图 申博私网合作 申博8